關於部落格
網誌文章篇多(?) 歡迎留言批評指教~管理人是個怕寂寞的小小鳥
  • 80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脈動】(D18)



【脈動】(D18)


01.


銳利的眼光閃耀著堅定的光芒,像是週遭斷了氣的軀體都不存在似的。


打了蠟光華無垢的地板,潔白的光澤被血色所掩蓋。
磁磚連結的凹陷被血液填滿,沒有放過一絲空隙。


發出金屬光澤的武器上還沾有血跡。任由它滴向地面,也沒有處理的打算。


這樣的姿態維持一段時間,男人看了手腕上的手錶一眼。


02.


有時候,約定,也可以說是種默契。


在舒服的座位上,望著奔馳的街道。座位和車身統一,都是純淨的白。


連同穿在身上的白色風衣也是白色。最近看到黑色,就會湧現一種不安的感覺。


看見黑色,會想起那個人的背影。


黑色的俐落短髮、銳利的紫色瞳孔。彷彿將他的內心都看穿似的,不容許移開的
強硬視線。


最近的他試著將這一切從生活中去除。


並不是感到厭煩,更不會膩。對於他的一切一切,到現在還僅僅是未知。


他需要有一段時間逃離,短暫的。這樣,才能再一次回到他身邊。


03.


車子行駛的速度正在減弱,迪諾把撐著臉頰的手放下。


「BOSS,已經到了。」前方駕駛座的長者轉過頭告訴他。


點了點頭,帶著黑色皮製手套的右手,將車門打開。


映入眼中的,是一棟雄偉的建築。大門兩側有高聳的柱子裝飾,各個角落絲毫不馬
虎,都是華麗又乾淨的裝飾。整棟建築都是白色的。


迪諾喜歡這棟建築的簡單和乾淨,往上方看的時候微瞇起眼,這個時候太陽的角度
剛好落在雙眼上方。


和兩三個部下在門口等待,卻不見有人出來迎接。


「BOSS,要我們進去查看一下嗎?」對方告知的跟實際上不一樣,本來在約定的時
間到達目的地後,就會有人出來迎接的。


看了右手腕上的手錶一眼,迪諾皺著眉。


「不,我去就夠了。」沒有再多說什麼,迪諾直接邁開步伐。


04.


雖然部下們不贊同讓迪諾單槍匹馬進入,但自己表現出堅定的態度。


事到如今,有危險又何妨?這不是給無聊到發慌的生活,一個解悶的機會嗎?
有充分的餘裕可以這麼想。


穿過長得過份的嚴峻走廊,不斷的向最裡面的房間走去。


實在是不對勁,這棟豪宅內竟沒有半個人看守。這很明顯的是遇到了什麼不測。


在這個時間找碴的人會是誰呢?會是跟家族利益競爭的人嗎?這次談的生意,要是
順利的話,可是一筆可觀的數目。


來到最後一間房間門前,迪諾保持著警戒,將肩膀靠向牆壁。


門並沒有關上,厚重的門板之間露出微小的隙縫。


雖然只是一條小縫,卻能清楚的聞到裡面不詳的氣味。


血腥味。


長年作黑手黨的經驗,迪諾很快找到了答案。


難道說,這裡所有的人都被殺了嗎?


將懷中的手槍掏出,以因應突發的狀況。


以最快的速度踹開門板,將手槍舉向前方。出現在眼前的,是意外的光景。


房內佇立著一個男人,他的側臉上滿是鮮血,但大部分都已乾涸了。
地板上流淌著大量的鮮血,還有好幾具斷了氣的屍體。


「......哇喔。」男人用熟悉不過的聲音打著招呼,並沒有轉過身,甚至沒看迪諾
一眼。


知道闖入豪宅的不速之客到底是誰後,迪諾傷腦筋似的皺起眉間,將沉住已久的
一口氣嘆出。


「......恭彌。」沒有說任何話,先喊了他的名字。


發亮的黑色皮鞋在地板發出踩踏的聲響,無視滿地的血,迪諾踏過斷了氣的身體
向雲雀邁進。


直到站到他旁邊後才停下腳步。


仔細端倪他的樣子,一樣的俐落短髮、沾了血的白皙側臉、彷彿會勾住人的視線
的上揚嘴角,還有,依舊沒有絲毫改變的囂張氣焰。


「...我不知道你有這麼討厭我作生意。」搖了搖頭,丟出許久不見的調侃。


「...哼。」依舊面不改色,雲雀恭彌尖銳的視線不客氣的投向迪諾。


「只是你也沒有必要把這裏弄得這麼髒,到時後幫你收拾殘局的人可是我。」實際
上真正要收拾殘局的人是倒楣的師弟。


「因為太無聊了。」露出一副無趣的表情,視線隨意瞥向地板上的屍體。


「根本沒幾個像樣的可以打發時間。」依然我行我素的態度,根本無法可管。


「是這樣啊,我想也是吧。」嘴邊露出淺淺的苦笑。事實上對他抱怨根本一點意義
也沒有。


即使他做出這種麻煩的行為,自己也沒有一點責備他的意思。


該說是無所謂嗎?剛開始的確對他的行為無法理解,到了最後卻沒有任何理由來制
止。應該說是刻意的將理由忽視。


長期下來漸漸形成一種病態的相處模式。


偶爾感到的恐懼感,是他的強大及無法預料的行動。
那種來自眼瞳深處的威脅和緊迫,有時讓自己感到窒息,一邊又怨嘆世界是如此殘
酷。


卻又無法跟他分開。


他是多麼具衝擊性的存在。


「要跟我去享受一下悠閒的下午茶時間嗎?」用溫暖的微笑,提出習慣性的邀約。


從他的拐子上不斷有血滴落,掉落在地上的同時發出悅耳的聲響。
雲雀挑著眉,用不太愉快和不理解的表情看著迪諾。



「剛好我也正覺得無聊呢。」愉快的牽起他的手,臉上的笑意更深了。


Fin.
*
嗯,很久沒有發文了。
很久不見的DH,現在還剩多少人在寫家教文呢?我真的把原作無視的很
徹底啊= =這篇的誕生大概跟咎狗有很深的關係吧,玩完Shiki和Akira的
Bad end(淫靡路線),突然有很深的感觸啊...本來很深的羈絆變調,關
係也從此扭曲。這篇大概是表達這種感覺吧...每次後記都很長...


然後也有發洩的意味...看見一大堆討人厭的新聞,產生了很強烈的厭惡感。
我覺得把這兩人的關係在這篇表達出來了,應該不用解釋了~有看不懂可
以問我喔!啊啊~其實部下們也知道BOSS很無聊XDD所以想不跟他去也沒
差。(當然還是很擔心)


BOSS對恭彌抱著一種恐懼,卻沒有辦法跟他分開。因為他大概是世界上
唯一一個跟他有這種互動的人吧~這種可以稱為戀愛的關係,讓迪諾無法
放手。因為世界上唯一一個雲雀恭彌就在他手邊啊~這樣懂吧!(笑)


想想還滿恐怖的耶......(不是自己寫的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