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網誌文章篇多(?) 歡迎留言批評指教~管理人是個怕寂寞的小小鳥
  • 80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棄置】(D18)



01.


記得之前他跟自己說過:你受苦的表情比愉悅的表情來得有魅力多了。
自己聽來只懷疑對方是個徹底的虐待狂,雖然就個人對他的認知而言,他某些方
面的確有虐待狂的特質,但是這一點自己不方便直言。


問過自己究竟可以為對方放棄到什麼地步?相信他也從沒思考過這個問題。
最折騰人的,還是其中的改變。


對他來說沒有必要思考這個問題,




「沒有永遠不變的東西啊‧‧‧」頭向後仰,整個人依附在有舒服靠背的椅子上。


「BOSS,這本來就是定理啊。」一旁在考察文件的長者對自己說。


這是容易被侵蝕的年紀。
懷疑自己擁有的東西不夠多,或者是已擁有的東西握得不夠緊。


懷疑嗎?


不安嗎?


恐懼嗎?


那麼,就應該緊緊抓牢,不是嗎?


02.


房間內,站立著的男人反常的,不注視坐在沙發上的黑髮男子。


空間似乎嫌大了點,距離卻計算的剛剛好。


手中的文件並不值得重視,只是因為沒什麼事好做沒什麼話好談,所以僅僅隨意翻
弄。剛進到這個特別為自己安排的房間時,金髮的男人沒有說半句話。


他也從沒要求他對自己說什麼,總是男人單方面的說個不停。
所以即使反常,他什麼也沒說什麼也沒問。


這樣的關係即使維持久,卻也沒有緊抓著不放的必要。
因為也不算太重要。


「‧‧‧恭彌。」


許久他終於開口,表情卻緊繃的難看。


「不想說的話就不要說。」眼睛依舊隨意掃著不太重要的文件。


「‧‧‧這算是命令嗎?」皮笑肉不笑。


「是建議。」


迪諾終於轉過身,將視線放在雲雀身上。


「我是不是‧‧‧」正想要把藏在內心已久的疑問侃侃道出,放在大衣內側的行動電話卻突然鈴聲大響。


突如其然的噪音讓迪諾有些愣住,雲雀先是轉過頭看了迪諾一眼,接著又挑著眉別過臉去,顯得相當不悅。


「是我,並沒有在會談上面‧‧‧」迪諾接起電話開始跟另一頭談起公事。


雲雀站起身,朝門口走去。


「是,這樣的話‧‧‧恭‧‧‧恭彌!!」見狀的迪諾喊了雲雀的名字,忘了自己正在講電話。


「我沒有興趣聽你說什麼。」筆直的行進著,俐落的腳步毫不拖泥帶水。


「到底哪一頭比較重要。」只有這句話雲雀轉過頭來看著迪諾,然後留下離去的腳步聲,在啞然裡混著錯愕,結束了短暫的會面。


電話另一頭的部下不斷呼喊著自己。


迪諾沒有回過神。








到底哪一頭比較重要。



「那是因為恭彌不懂什麼是愛啊。」


「因為你是我的東西,如此而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