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網誌文章篇多(?) 歡迎留言批評指教~管理人是個怕寂寞的小小鳥
  • 80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疾】(D18)





依然一如往常一樣慌張的奔走,在一團混亂中搜尋某人的身影,對突然接獲突發消息的人來說,視覺的疲勞永遠跟不上心理的第一反應。


在彭哥列的低層人員中有人認出自己的身影,但是並沒有搭理他的空閒,迪諾急忙向前,腳步隨著內心不段攀升的焦急不斷加速。


然後在一群熟悉的身影中看見自己擔心的對象。


「迪諾先生!」師弟臉上的驚訝表情並不怎麼真實,該說是他早叫料想到自己有可能會過來吧?
在守護者七嘴八舌的交談聲中,迪諾走近被其他人不停提問的雲雀。


「恭彌!」這時山本武和獄寺隼人才發覺自己的存在,然後帶著複雜的表情將路讓給迪諾。


被喚了名字的人沒有回話。


【疾】(D18)


01.泥濘


這天街上的人潮格外的稀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總之這些事情跟在街道上到處閒晃的自己沒有任何關係。


沒有任何關係。








馬路上一輛輛轎車不斷奔馳,厚重的濃煙籠罩整個城市,空中缺乏露水的滋潤,深沉的天藍混和著像用畫筆勾勒出的白色雲朵,那像畫一般美麗的情景,停留在自己的瞳孔底內,一次又一次的擱淺,不停復活又失去。


待在車內的自己一直焦躁不安,不停的蹬著腳,眉頭緊鎖。坐在駕駛座的羅馬利歐向明顯不快的首領表達關切,最後自己終受不了狹窄的限制空間,只通知一聲就打開車門從馬路上奔騰而去。想起剛剛的行為迪諾只覺得對這位友好的老者不敬,卻也不後悔這麼做。


閉起眼深深反省了一分鐘有。


偶然走進咖啡廳的迪諾,用偶然的溫和眼神向女服務生要了杯咖啡,偶然的讓這名純情的女子陷入愛河。司空見慣的場景,只是偶然上演。


然後瞳孔內依舊是焦躁不安,難得渾濁不清的顏色。




告訴我,什麼叫做盲目?


02.理髮廳


坐在沙發另一端,雲雀恭彌用在自己眼中看來優雅的姿勢,啜飲著用咖啡杯盛裝的日本茶。
雲雀黑的發紫的眼睛閃爍著明暗交替的光芒。


雲雀不時用食指及中指交錯,來回撥動眼前過長的瀏海。


迪諾見狀,在嘴邊笑了笑。


「恭彌,我幫你剪吧。」


他說過,討厭別人碰自己的頭髮。





卡嚓。


一聲清脆,後端的黑髮一綹綹的落下,稀疏的飄散。


卡嚓。


又一聲,左端的髮絲朝著引力的方向落下。


「不知不覺頭髮又長長了呢。」迪諾一直很滿意昔日學生的新髮型,雖然第一次看到雲雀比以前還要短的頭髮時,因為不停誇讚而挨了拐子。


雲雀沒有搭話,依然默默的讓迪諾剪著自己的頭髮。


「哼,你的頭髮還是一樣噁心。」第一次看到昔日家庭教師的新髮型,雲雀恭彌嘴邊的不滿及挑剔而上揚的眉毛,迪諾直到現在依然謹記在心。


「恭彌就這麼不喜歡我的髮型?」迪諾苦笑,就將一小撮頭髮剪下,一邊梳理著雲雀的頭髮。


「感覺不像個男人。」雲雀又說了一次狠狠的重話,第一次這麼說時迪諾記得自己在五秒鐘後抱頭痛哭。


但是雲雀卻從沒說跳馬迪諾的新髮型像個女人。


迪諾繞到雲雀的面前,輕輕拉了一下批蓋在雲雀身上的灰色薄塑膠布。


「恭彌,把眼睛閉上,我要剪前面了。」雲雀把眼睛閉上,迪諾開始修剪雲雀的瀏海部分。緩慢的修剪工作,迪諾雖然是第一次做卻得心應手,沒想到自己在剪髮方面也頗有天份。


記得以前里包恩給自己一篇寫作的作業,題目是"我未來的志向",自己把從一到五十個想做的事情或職業通通寫到厚重白紙上,然後挨了里包恩一陣拳打腳踢。


沒想到讓自己有機會實現第48個志願的,是眼前的雲之守護者,這位雲雀恭彌。


迪諾笑笑,算算往後的日子還有幾次能這樣替雲雀修剪過長的頭髮。
撥了撥前端,將留在雲雀臉上的斷落髮根拍下。


「好了,剪好了。」


有模有樣的拿起鏡子給雲雀照照,前後轉了一圈,在自己充滿自信的臉上,瞬間留下熟悉的拳頭痕跡。


在迪諾幫雲雀修剪頭髮之前‧‧‧


「敢剪壞就咬殺你喲。」


他這麼說。


待(?


*
其實我今天去剪頭髮了(笑)
先聲明!我一點也不覺得BOSS的髮型像女人喔XDDD
我覺得很帥氣呢\\\


我發現自己真的很可惡,累積了一堆沒有完成卻不斷編織新的。
對不起6927、對不起8059、對不起XS、對不起RL(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