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網誌文章篇多(?) 歡迎留言批評指教~管理人是個怕寂寞的小小鳥
  • 80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Buon Compleanno.】(D18)



然而自己即將邁入三十三歲,普通人擔心自己會不會上了年紀開始出現禿頭的毛病?


此時迪諾擔心的是跟他最接近,卻從來不會出現在自己慶生宴上的雲雀恭彌。


"Buon Compleanno"
這句話,從他們認識後一次也沒從他口中聽過。
理解他不常表達情感,所以沒有多的要求。
只要能夠在這個重要的時間裡留下完美的句點就夠了。


【Buon Compleanno.】(D18)



心情頗愉快的翻動著月曆,心中擬定了萬全的對策。
拿起使用不滿一個月的新手機,熟練的掀開盒蓋。


迪諾一邊望著月曆上用大大的紅圈圍起來的日期,太過巨大而蓋過隔壁的數字,對比著月曆白色的底框,像是難以逃脫的漩渦般,讓人不住往裡頭鑽的陷阱。


其實他從沒把握這項以自己生日來臨前的絞盡腦汁換來的策略,到底對形同恐部分子的好學生雲雀恭彌有沒有效,他只想在自己離中年歐吉桑已經不遠的歲數之前能夠從他口中聽到祝福的話。


這根本不可能嘛。一邊等待電話另一頭接通一邊吐嘈自己未免也太天真。


有些細小的摩擦聲從耳邊傳來,表示電話已經接通了。
現在是早上八點鐘。
電話另一頭的人不用說一句話就能讓人清楚感受到他刺骨的殺氣。
被人從一向不太舒服的淺眠中吵醒的不耐與煩躁。


『...幹什麼?』會在這種時候打電話過來的只有一個笨蛋。


「恭彌!」開懷的笑出聲,就算知道雲雀一定想提著拐子立刻衝過來咬殺自己,還是忍不住心中的雀躍。其實策略什麼的,不過說的好聽點罷了。


只是單純的約他出來,然後看自己心中唯一的願望有沒有辦法實現。


「你明天...有沒有空?」小心翼翼的詢問,知道脾氣一向不好的雲雀肯定不奈的想摔電話了。


另一端沉默。


迪諾開始緊張了,吞了吞口水,試探性的問:「恭彌?」


『...哦。』過了幾秒才有了回答,這一聲裡充滿笑意,語調微微上揚。
接著雲雀問了地點和時間。


或許,世上所有的幸運都是站在自己這邊的!


作戰A:隔絕情人討厭的多餘噪音


隔天,距離自己的誕生日還有十個小時。


到了一家不算大的餐廳,裡頭只有五六張桌子,店內高檔的裝飾及頭頂上唯一的照明,龐大的水晶燈偏橘紅色的照明,嗯,市井小民絕對吃不起的高價位餐廳。


「我討厭群聚。」雲雀不滿的皺眉,瞪著坐在對面從容笑著的迪諾。


「放心,這家店我已經包下來了,一整天只會有我們兩個人。」笑盈盈的樣子像早有預謀,雲雀覺得有種被算記了的感覺,有點不高興。


「恭彌肚子也餓了吧?」一旁打扮潔淨的服務生將精緻的料理整齊的端上,放置在兩人面前。因為早上繁忙的雜務,這才開始有些過了時的午餐時間。


「哼。」沒有再多說什麼,拿起一旁的叉子。有種錯覺,這好像是迪諾有生以來最幸福的一天,沒想到一切都這麼順利!感謝包庇!奇異恩典!


好像看到小花朵朵開。
雲雀避開迪諾一臉笑得花痴,盡自的挑著盤內少量的食物食用。
這樣安靜的感覺也不錯,雖然依然搞不清楚狀況。
接著是一臉幸福的用餐時間,不大不小的店內就只有兩個人,意外安分的雲雀讓迪諾又驚又喜,果然到了生日前夕總是會有幸運的時候。


但是這樣看來和平的甜蜜氣氛並沒有持續多久。


餐廳的玻璃門被一種奇異的力道給用力撞開。
不知情的人搞不好還以為是搶劫呢。


店內僅有的兩人包括服務生還沒有意識過來,耳邊已經傳來尖銳的女聲:
「這就是最近義大利當紅的餐廳!」一名棕色頭髮上捲的程度誇張的女子,用高分貝的刺耳嗓音扯開喉嚨,嘴邊的鮮紅不難推測她的身分。


記者!!
好死不死這時候出現!為什麼偏偏要做美食報導!!


後面跟著兩三臺攝影機和兩名工作人員跟著女記者的腳步一一跨入店內。
服務生緊張的告知今天餐廳已經被包下來了,女記者一邊做著誇張的報導並不怎麼搭理一臉緊張的服務生,屬於硬派。


女記者厚厚的睫毛膏彷彿就要滴下來了,轉著誇張的圈圈念著臨時加進去的食譜介紹,看來到這家店內訪問是預定的行程,不過似乎是在通知店家之外的預定。


「店內的裝潢不輸給五星級的飯店!來過的客人都讚不絕口!尤其時店內的料理更是...」面對突發狀況迪諾已經傻了,臉僵到不能再僵,服務生也一臉茫然。


他完美的計畫就被這恐怖又噁心的突發狀況給毀的一乾二淨,什麼也沒有剩下。本來想要順利進行兩人難得的約會然後在自己生日來臨前的到數五秒跟雲雀一起慶生,就算到時候雲雀沒有理會自己那也無所謂,只要能夠一起過生日那就夠了。


為此他還特地跟部下提早過生日呢真是白費他的苦心!


他相信對面的雲雀恭彌絕對不可能冷靜的繼續吃他的飯,搞不好會把帶他來這裡的自己重頭到尾整骨一頓,老實說這樣的狀況早就已經遠遠超越他憤怒的臨界點了。


「剛好店裡面有兩位客人!這就來訪問他們...」女記者一邊說一邊晃到兩人的桌旁,拿起麥克風往迪諾的方向湊過來,「這位生先!您對這家餐廳的料理有什麼感想呢?」八字不變的腐爛問題,此時正沉溺在崩潰邊緣的迪諾沒有回答,逕自的發呆將精神放空。


女記者在等不到迪諾的回答後,俏起疑問的眉頭轉攻向一臉東方臉孔的雲雀。


「那麼請問這位客人...」話還沒說完後方傳來玻璃碎裂的聲音。


扛著攝影機的男人望著前端的鏡頭破碎,碎片四散,以及前方不知道何時出現的冰冷金屬。
身穿西裝的男人已經站起,提著慣用的武器將另一臺攝影機擊個粉碎。


由於速度太快,大部分的人還不太能反應過來。
反射神經跟不上驚嚇,僅是傻住。


雲雀左腳勾起桌子邊緣,往上掀動,桌子在空中翻了一圈才因地心引力往地上墜落。
迪諾維持坐在椅子上的姿勢,可是本來應該在面前的桌子已經不見了,不大的空間內盡是破壞的噪音。


沒有任何動作,繼續早已僵硬的微笑,聽著玻璃碎裂還有盤子摔落地面個個破裂不成型的可怕聲響。突然有種希望自己沒有出生的念頭,明明距離自己的生日只剩下八個小時又四十九分鐘八秒七,為什麼偏偏出現這種絕望置極的想法。


好想哭。


在女記者癱軟的雙腿支撐不住重量而跪坐在地的同時,其他工作人員不是嚇得驚聲怪叫就是一臉慘白,服務生則是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下定決心要換工作,雖然才做滿兩個月的工作他還算挺喜歡的,不過看到一顆像炸彈爆開來的慘烈景況,他想服務生果然不是個好選擇,有時候遇到挑剔的客人不但沒小費,還得被老闆挑三檢四的,很煩呢。


「聽好,這家店以後只有黑手黨的人出入。」威嚇的眼神沒有特別盯著誰,揮揮拐子上沾染到的灰塵,鮮少提到的黑手黨字眼竟在這時候提到,從來不像有一個家族成員樣子的雲雀站立在一片狼藉中。


迪諾幾乎可以想像這家店接下來的命運,還有又得收爛攤子的可憐師弟。


又持續僵硬了好幾分鐘的微笑,因為別人的體積而覆蓋上了一層陰影。


「笨馬,你還在幹什麼?」凌厲的神色沒給迪諾多餘的思考時間,雲雀走向破了一個大洞的門口走了出去,迪諾這才急忙站起身跟了出去。


作戰B:沒有作戰


夕陽透露出男人的一臉狼狽,穿梭在街道中的兩人從餐廳離開後就一句話也沒說過。
雲雀不斷向前走,迪諾一臉無奈盯著他的背影,越來越長的影子彷彿嘲笑他作戰失敗的徹底。


然後一條又一條的換道,直到晚霞剩下的一道紅消失之前,都是一直走著。


肚子不爭氣的吵著要養分。


「唉唉,恭彌,肚子好餓。」離生日剩下五個小時。
雲雀沒搭腔,依舊沉默。


「恭彌,我們去吃拉麵好不好?」嘴角勾著勉強的笑,說著像是笑話般的提議。
「這裡不是日本。」維持相同的速度走著,沒有回頭。


迪諾緩緩加快速度,跟上雲雀的腳步。


「吶啊,恭彌。」本來想道歉的,說出他一直計畫著的生日前夕,卻隨著雲雀停下的腳步而暫停。朝前方看去,在不起眼的街角映入眼簾的竟是一家日本料理外表的店家,裡頭還傳出陣陣拉麵香。


迪諾衝著雲雀重新扯開笑容,這次倒很有默契的一同步入看來是拉麵店的店舖裡。
在義大利算是稀少的日本料理店,純正的日本人和常去日本光顧壽司店的迪諾都差點以為店是日本人開的。


「歡迎光臨!」老闆用爽朗的義大利文恭候客人上門。


這有趣的景象真有種說不出的奇異感,兩人走向老闆前的吧臺。
拉開沒有靠背的椅子,坐上圓形的座位。


「請問要點些什麼?」老闆看來有五十來歲,用不輸年輕人的嗓音將臉湊近,詢問兩人想吃的料理名稱。


「這...給我一碗味增拉麵吧。」迪諾瞥了牆上掛著的菜單隨意挑了種類,然後將視線望向還未開口的雲雀。


「一樣。」雲雀視線沒有改變,語調平順的做出決定。


突然有點感動,為什麼呢?


感覺眼框有些濕了的迪諾又向老闆點了啤酒。


距離生日剩下三個小時


一邊吃著熱呼呼的拉麵一邊喝著苦澀的啤酒,到了差不多少了一半的麵時店內還是只有兩個人。


「你是義大利人?日本人?」老闆不知為何瞪大已經很大的眼睛,指指迪諾又指指雲雀。


「是的。」有些艱難的咀嚼拉麵一邊回答。
雲雀依然沒有答話,只是默默的又喝了一口酒。


「你們怎麼找到這的?很隱密不是嗎?」老闆突然用有些破的日文說話,似乎是企圖讓身為日本人的雲雀說一兩句話,但是迪諾卻用流利的日語回答老闆有些怪異的問題。


「不知不覺走到這來的,午餐因為某些原因沒吃成。」哈哈笑了幾聲,雲雀還是沒說話,依然依自己的步調緩慢吃著拉麵。


「喔...」老闆突然用一種怪異的神色打量著兩人。
「呃...請問怎麼了嗎?」迪諾露出有些尷尬的笑,流了一滴冷汗。


「你門兩個(義大利文)...啦哺啦哺(日文)?」


「噗-----------------!!」迪諾噴了一口啤酒,雲雀也噴了一口啤酒。


「老...老闆...你怎麼知道?」迪諾用衣角擦了擦嘴角,還沒從驚訝中回過神來,雲雀也久久能定神,眼神明顯被老闆的話給嚇到,有點不知所措。


「嘿嘿~我可是什麼人都見過了,我可是道道地地的美國人喔!」老闆很得意的說著。原來是美國人啊...好像明白什麼似的,迪諾嘴角抽蓄。


「放心!大叔不會跟別人說的啦!」又爽朗的大笑幾聲,切著菜。


搞不懂這個怪大叔,真是倒了八輩子的楣運。
他說的那些話到底是好玩還是為了什麼啊?


過了很久碗底盡空了,只剩下不斷增加的啤酒。


「大叔,你知道嗎?再過十幾分鐘就是我的生日喔。」迪諾微笑著,望著玻璃杯裡的液體。或許有些醉了吧,他把藏在心裡的話一句句說了出來。


「其實恭彌只有願意跟我說聲"生日快樂"就好了。」老闆邊笑笑邊聽,又遞了一罐新啤酒出去。


雲雀依然默默喝著啤酒,老闆從雲雀的舉止多多少少感受到迪諾過得有多辛苦了。


「唉,年輕人,你應該更大膽一點的。」哼著不成調的曲子,老闆擦拭著空杯。


「喔,是這樣嗎?」聽著老闆的建議,迪諾突然覺得腦袋一團亂。


「'當然!我們義大利人就是要大膽!像我就是標準的義大利人!」
...你剛剛不是才說自己是道道地地的美國人嗎?
有些汗顏,卻懶得追究。


迪諾將視線放向雲雀,雲雀手中提著的啤酒罐內剩下的一半酒液並沒有減少,而是隨著雲雀隨意的搖晃發出細小的喳喳聲。


「...笨馬,兜什麼圈子。」不急不徐,雲雀將罐子裡剩下的啤酒一飲而盡。
又突然覺得好感動!只要恭彌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就好!


才剛想到這就聽到"碰"的一聲。
「咦?」雲雀整個人趴向桌面,然後不再說話。


「恭彌?」規律的呼吸聲疾臉上的紅暈,證明酒精開始作祟。
「不會吧?」喝醉了?


老闆看到這景象大笑了三聲,「哈哈哈!醉倒啦!!」一邊轉身繼續笑。
「恭彌...」迪諾望著雲雀的睡臉,想起一整天的疲累。


「好!我也來個不醉不歸!」雙手充滿幹勁的舉起,然後繼續灌酒,下定決心要跟雲雀一起醉倒迎接有些亂糟糟的生日,就某方面來說也算達到目的了吧?


過了幾分鐘桌面上只剩兩人乾淨的吐息聲還有濃濃的酒味。


「喂,你們兩個不能睡在這裡啊。」


Fin.


*
這什麼廢物!!!我好想哭!!!
花了我一整個下午的東西竟然如此腦殘!
和我想的也有巨大的出入!不過我不行了!就說了我沒有搞笑才能嘛!
一輕鬆文字就會變得很沒大腦!這算哪門子的賀文,我真的應該反省囧


其實本來還有搭配圖的,就在過了十二點之後雲雀在桌上用啤酒寫
下"Buon Compleanno"的字樣,依舊維持趴在桌上的姿勢,迪諾則睡死中。
但是我不會畫啦,昨天晚上也一直練習骨架,現在也沒有半點力氣畫了QQ


不過整個寫的最快樂的地方就是雲雀砸店那裡XD


最後還是要喊一句:Buon Compleanno Dino!!


那家餐廳最後變得沒人敢去了,因為變成黑手黨專用的餐廳了。
阿綱除了要負擔修理費用也要隨時到那裡光顧,因為沒人敢去。
而且也為了讓店家有穩定收入。
眼角帶淚期望這類事件不要再發生了。(雖然不可能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