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網誌文章篇多(?) 歡迎留言批評指教~管理人是個怕寂寞的小小鳥
  • 80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火刑02.】(D18)










源由


手上拿著一張照片,仔細觀察照片上這位不得了的人物,沒聽家庭教師提太多關於他的事蹟,只知道是個很難搞的小子。


聽說還是個國中生的雲雀恭彌,他能依自己的喜好隨時選擇自己喜歡的年級。
剛開始只覺得這種事有夠誇張,這個看來犀利不好對付的少年行事竟像個不則不扣的黑手黨大老,這令一向屬於冷靜的溫和派的自己露出了苦笑。記得以前曾聽過部下的調侃,他們笑著說BOSS簡直就像經營慈善機構。


但這終究只是玩笑話,從自己下定決心步入黑手黨的世界後就打算把內心那些只能說得好聽的天真給全部抹去,自己將不能再帶著那份天真活下去。


本來信誓旦旦的立下重誓,除了家族的事情之外不能多費心絲,恐怕也沒有餘力。
然而碰上再多帶有血腥味的難關自己總默默閉上眼,祈禱著這世界裡永遠不會來的和平。
其實跟自己的年輕相比家族內許多沉穩內斂的部下要比自己可靠得多了,他們從不會在這類的事情上有所猶豫,自己則秉持著不殺人便能夠解決事情的天真論調待在首領的位子上數年。


果然自己沒有辦法如嘴上說的說變就變。
自己還是一樣那麼天真傻氣。


然而一路走到現在卻沒有一個家族成員因為他的天真而背棄他,甚至奉獻所有心力盡心的扶持著還不夠穩固能獨當一面的自己。對他們說是感謝也是敬重;既是夥伴也是最好的朋友。


所以對原本一直排斥的命運從此並不再抗拒,而欣然接受了它。
世界上沒有一個人不用背負責任,只要跟人有所牽扯就一定要付出責任。了解自己應該待的位置有多麼重要,迪諾成了加百羅涅的第十代首領,穩固了這和彭哥列結盟並且有一定程度規模的大家庭。






剛開始是因為家庭教師的請託,自己的好師弟惹上了的可以說是人生中最大的麻煩了。其實這位師弟跟當年的自己很像,總是想擺脫原本不該屬於自己的命運安排,卻終究逃不了那本該就擔負在肩膀上的沉重責難。


但是要涉世未深的年輕師弟背負這樣的沉重事物也未免超出現有的範圍過多了,即使自己這麼說家庭教師也只是一慣的笑了笑,告訴自己他也有必須要負責的對象。


自己願意盡全力幫忙阿綱,所以這背後隱含了多少未來的楔子自己從未考慮過。




並盛中學,接待室。
印象中自己沒踏入過半步,此時因憂關彭哥列的大危機而首次踏入這裡。


預料之內站立在裡頭的雲雀恭彌果真難搞的很。


急速向自己擊來的拐子差一點來不及閃躲,然而在因為陽光照射而發出刺眼白光的拐子擊中自己前便已躲開,當鞭子纏上他的拐子食如預料中看到少年吃驚的表情。


果然還是個孩子,對自己的實力和對手都還摸不清邊。
但是無論自己告訴過這個難以馴服管教的小孩多少次,他還是依然相信自己的身手總有能夠擊敗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的金髮男人的一天。


一次又一次的激烈對打中,想起好幾次游走於生死邊緣的戰鬥,感受在互相閃躲攻擊中多少夾帶著的喜悅及難以退去的興奮感。





傍晚


迪諾往淤清的臉頰貼上了OK繃,一面整理狼狽不堪的面容一面吃痛。
全身上下還留著方才激烈打鬥的證明,該破的地方破得破、爛得爛。


「BOSS。」聲音的來源是目睹了整個廝殺過程的中年部下,手上拿著一瓶飲料往迪諾的方向走來。「辛苦你了。」羅馬利歐將飲料遞給迪諾。


迪諾笑笑說了聲謝謝,把鋁罐接過並沒有馬上喝,而是站在原地片刻,此時吹來的風溫和而清涼,像是撫慰他一整天辛勞般的不斷輕掃過來。


「風吹起來好舒服,先讓我待在這一會吧。」迪諾將身子輕靠向牆邊的欄杆上,頭微微仰起,閉上眼放鬆全身的疲憊。


「嗯。」羅馬利歐繼續站在能清楚看見迪諾一舉一動的位置上,回答迪諾這苦難中得來不意的休憩時間的認可。


等到夕陽的顏色染得迪諾的金髮成了璀璨的黃橘色時羅馬利歐提了有必要紀錄的問題,像是做報告的簡單對答,單純的Q&A。


「BOSS覺得恭彌如何?」在自己眼中看來他如同自家老大的想法同樣難對付,光是短短的兩三天訓練確已比初次的對戰來得進步許多,應該說他是進步神速,瞄準目標時的狠度和力道不斷的在往上跟進,真是可怕的戰鬥本能。


「嗯嗯,跟我想像中的任何一個模樣都不符合。」想想自己當初對雲雀恭彌的種種猜想,真是傻得可以,只能說這小子實在太特異了。剛開始光憑他的外貌及相關資訊,猜想他一定有非比尋常的傲氣,而緊蹙的眉述說他大概是討厭服輸的個性吧,這點跟自己倒是一樣。


「真的是個很有意思的小孩。」然而對普通人的認知及可用的形容詞在少年身上皆不管用,該說他特異出眾還是刻意與世界為敵?在偶然聽他這位一生中可能是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學生口中說出他討厭群聚的事情,雖然是對自己示威才特別提出這永恆不變的鐵則,但這讓他在一瞬明白眼前的小孩子有多麼與眾不同,多麼以自己為中心。


「BOSS你高興就好,但別玩得太過火啊。」羅馬利歐輕踱著中年人有些沉重的步伐,重新站穩了姿勢。迪諾向他笑笑,表示了解他的意思。




到了寂靜的夜晚並中因為風紀委員的管制沒有半個學生剩下。


拿穩了長年來始終不變的鞭子,擺好了準備迎戰的姿勢。
當另一端的門被打開的瞬間就表示再度開戰。


夜晚的無數回合中的第一輪勝負。


02.End


*
終於生出來了‧‧‧這是獎勵我一個晚上就把彼岸天堂的尾巴給飆完嗎?(你的段考呢?)
總之我在這裡謝謝靈感之神、謝謝我的分數(?)、謝謝D18~~
有錯字不要告訴我,我不行了,屁股好痛!


開玩笑的,拜託有錯字一定要告訴我,我痛恨錯字(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