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網誌文章篇多(?) 歡迎留言批評指教~管理人是個怕寂寞的小小鳥
  • 80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窗口】(RL)










小房間內,只有獨自一人。沒有閉上雙眼,只用感官聆聽著一切。
細細的雨絲灑落在地面上,透過老舊的木製窗框外能清楚看到深灰色的地磚上的點狀圖逐漸擴散、肆虐。


老舊的聲響不難察覺,經過細緻的雙眼的映像,是熟悉的身影。


「嗨,里包恩,好久不見。」並未完全開啟的門因男人優雅的手指輕輕向前了一個較大的弧度,冷濕的空氣中照射進來的是悶悶的金黃色,有一點點刺眼。


孺黑的髮絲受了小小的雨滴降落襲擊,水滴沿著稍捲的髮順流而下,從源頭致髮根上凝結著一顆顆水珠,短暫的逗留,而後墜落、粉碎。這些空氣中混雜的濕氣讓原本總是有些雜亂的頭髮變得更加不伏貼。


男人站在背後,微笑。


「我剛剛去了墓園一趟。」藍波稍稍整理服裝儀容,不過並沒有太大的幫助。


「有別人嗎?」里包恩依然看著窗外的雨,延續著好像不太重要的話題。


「沒有半個人。」其實有一個人,但是不說出來也沒關係,所以藍波撒了個無關痛癢的謊。
窗外依然下著小小的細雨,里包恩的視線從未被藍波的來訪而從雨上拉開過一秒鐘。藍波不太在意的只是笑笑。反正自己也不討厭雨,其實還挺漂亮的。



「阿綱會不會後悔呢?」里包恩沒有在室內脫帽的習慣,縱使那似乎是種禮貌。


「要是你沒去找他的話,彭哥列首領的命運就不會是這樣了呢。」一點點的不同,然後像一般人一樣生老病死吧?


「他還是會一樣膽小、窩囊,既蠢又笨吧?」沒有一個老師會這樣說自己成功當上首領的學生吧?不過其實那也無所謂。


「不找接替的人選沒關係嗎?」這個問題很重要,太過龐大的組織現在是一團糟。


「阿綱並沒有交代這方面的事情。」窗戶大到讓對街稀疏往來的路人姿態能夠一覽無疑。


「就照他的希望去做吧。」就這樣什麼也不需要,然而叫現在到這步田地的自己脫身好像也不是那麼件易事。


「彭哥列嗎......」藍波閉上眼,看來十分懷念的。


「...毀滅是吧?」這兩個字藍波並沒有特別強調的意思,卻還是加重了些許力道,讓它聽來好像真有那麼回事。


然後雨聲的影響力逐漸巨大,兩人不約而同的望向窗外。
雨勢漸漸變大。


「我一直認為沒有任何一件事能夠擊敗你。」一樣微笑著,藍波的視線望向里包恩旁的窗外。


「嗯,事實上是如何呢?」輕拖著下巴,有一下沒一下的思考著。


藍波聳肩,轉身準備離去。


「藍波。」里包恩叫住正要離去的藍波,微捲的頭髮稍稍晃動,藍波好看的眼睛單邊瞧著里包恩。


「今天一起吃個飯吧?」


「我能把它當成約會的邀請嗎?」藍波露出曖昧的笑,事實上兩人的關係早已超出了這層曖昧不明的感覺了。


「隨便你了。」聳肩,反正就跟平常一樣了。


「那麼,晚上見了。」如果還活著的話。


「嗯。」如果還能活著回來的話。




Fin.


*
洗澡時的靈感。
總覺得最近文章的風格變了。


阿綱死了,很明顯吧?
藍波那句"我一直認為沒有任何一件事能夠擊敗你"的認為其實是"以為"。某種東西在心裡
徹底碎裂,然而它的碎片讓人產生了動搖。雖還不至於崩潰,卻足以讓人動搖。
說認為是種尊重,因為不會有人想被準確無誤的說出被擊敗的事實。


即使只有那麼一點點。


墓園的另一人就我的角度是骸。依個人的感受不同可以隨自己的心情調整。
其實那是誰都可以。


其實原本吃飯的邀請是藍波提出的,但我一時筆誤就變成里包恩了囧
但是兩種版本我都很喜歡,所以就決定這樣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