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網誌文章篇多(?) 歡迎留言批評指教~管理人是個怕寂寞的小小鳥
  • 80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宴會】(山獄篇)


「十代首領,就交給我吧!」獄寺信誓旦旦的拍胸告訴阿綱交給自己準沒問題!小時侯常常參加(雖然是強迫性的)這類聚會,因此很擅長應付這種場合。


然後阿綱批准了,還說拜託你了,獄寺。首領那張開懷的笑臉在獄寺心中迴盪久久無法散去,每當首領對自己開心的笑,就覺得很安慰也很開心。所以不管什麼事只要有關於首領,他都會盡全力完成,爲的就是首領發自內心的那張笑臉。


所以獄寺跑來參加某個沒沒無聞家族的宴會了。


一進場就成為主軸焦點的彭哥列嵐守獄寺隼人,其修長好看的身型加上俊美的臉龐,走到哪裡愛心跟到哪裡。


---------嘖,真困擾。


加上一些攀附權貴的老頭老纏著自己聊什麼黑手黨共同的未來,自己只在乎彭哥列的未來,其他家族生死與共跟自己一點關係也沒有。


但他卻被逼急了,印象中(僅限幼年)自己明明就很會應付場合的,小時候在有離開家的想法之前自己一直都是乖乖聽從父親的話,但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現在的性格跟想法和以前完全不一樣,擁有的東西跟抱負也都不同。


現在卻覺得那一張張虛假的臉跟小時後週遭的感覺一樣討厭,以為自己能夠毫無感覺的跟在場每一個人交談,現在卻發現自己辦不到,這種假假的感覺讓自己快吐了。


向正跟自己交談的老頭說聲抱歉,然後轉身走到洗手間。暫時躲一躲也好,短時間內不想回到那令人作嘔的場所。打開隨身攜帶的香菸盒,抽出第一根香菸,乾淨到足以映照獄寺倒影的地面及天花板,閃耀著打火機產生的火光,隨著忽大忽小的火勢閃動著。


時間隨著地板上堆積的煙灰逐漸流逝,獄寺沒有計算自己手上是第幾根燃燒殆盡後重新抽出的香菸,只是不斷重複吐出吸入的動作。


又追加了一根香菸,自己其實真不擅長應付那種場面。想當初還拍胸脯跟十代首領保證過,現在卻這麼狼狽。呼出靄靄的白煙,獄寺開始後悔自己一個人來參加這場宴會了。


早知道,就該跟某人一起...用力甩了甩頭,現在自己想起的人還再出任務,根本就不可能出現,何況這種小事自己也搞得定,根本不需要他幫忙!所以當初對宴會的事獄寺隻字未提。獄寺在心裡強烈否定某山開頭武結尾的男人的用處,又陷入另一波沉思中。


煙頭又累積了長長的灰,隨意將灰彈落至地面,準備再抽一根,卻發現自己帶來的香菸盒已經空了。


___________該死。


看著空蕩蕩的香菸盒,好像在嘲笑自己的沒用。


總不能一直躲在廁所吧?堂堂的彭哥列嵐之守護者外加第十代首領的左右手絕對不是耳垂的獄寺隼人!絕對絕對不能辜負首領的期待!


握緊拳頭,下定了決心,往門口的方向走去,手握上了門把正打算開門...


「磅!!」不知哪個該死的正好比獄寺找了一秒把門給打開,於是獄寺的臉挨了一技出乎意料外的猛烈撞擊。


臉上的腫脹讓獄寺立刻蹲下身去摀住自己的臉,痛的眼冒金星,是哪個該死的渾蛋這麼有膽!!痛的發出唉唉聲,也不見對方有什麼動作。


「王八蛋!!你這個人是怎樣啊!!?」痛的說不出半句話,勉強吼出這一句。


「隼人...?」...愣住,別開玩笑了,不會吧!?


抬起頭,上方的山本爽朗的笑臉正望著自己。


「山山山...山本!!!?」理當不可能出現的山本,現在卻活生生蹦跳跳的站在自己眼前。


「隼人,你沒事吧?」剛剛的撞擊聲不小,山本蹲下身,將手伸出撫向跌坐在地上的獄寺發紅的鼻子。微皺著眉,關心獄寺方才被撞的那張好看臉龐,「你沒事吧?」見山本的動作,原本呆掉的獄寺回過神,拍掉山本伸向自己的手,「你以為是誰害的啊!你為什麼在這裡!」獄寺向現在露出一臉痴呆該死表情的山本質問,得到了欠扁的答案:「嗚,因為你的召喚所以我來了啊。」調侃的語句從那張不曾正經過的嘴說出,格外令獄寺火光。


氣得說不出話,甚至忘了臉上的疼痛,獄寺放棄跟眼前這個阿呆正常對話的可能性,無奈的搔搔有些亂了的灰色髮絲。「...你的任務呢?」好不容易擠出一句聽來還算認真的問話,這也是獄寺肯定山本今晚根本不會出現的理由,但事實總是搶先一步背叛他。


「嘛,因為提早處理完了,就來看你了啊。」呈蹲下姿勢,山本戲謔似的望著坐在洗手間冰冷地板上的獄寺。無奈的閉上了眼嘆氣,獄寺看著眼前總是突然出現的男人,也只能強迫自己接受山本在這裡的現實了。還說什麼召喚?把人當白痴啊!獄寺在心裡默默決定:絕對不會把自己剛剛想過山本的事說出來!絕對!


「吶啊,隼人。」山本收起笑容,站起身的同時拉起獄寺的身子,兩人面對面站著,獄寺用忿忿的眼神看著山本,「幹麻?」沒好氣的問,「你不擅長應付這種場面吧?」山本慢慢的說出了事實,困擾獄寺已久的問題。「哈啊?你再給我說一次棒球棒蛋你說我不擅長什麼啊!」獄寺再度開口大罵,在山本面前怎麼可能輕易屈服!「所以你才躲到這不是嗎?」山本伸向左胸前的小口袋裡,拿出了一包香菸,是獄寺喜好的品牌。


山本很了解自己,在自己還是國中生時遇到團體活動,也像現在一樣躲到廁所裡一個人抽煙,看著緩慢上升的白煙,時間變得好慢好慢。然後那個熱愛棒球的少年就會帶著習慣性的腳步,熟練的敲著自己向內反鎖的廁所門,帶著幾包香菸來補足自己不夠的部分。


『大家都在等你。』


牽著自己彆扭的手,踏進門內微笑著迎接自己的十代目。


山本輕撫著獄寺臉龐邊的柔軟髮絲,將散亂的頭髮撥向獄寺耳根後,「走吧,隼人。」握著獄寺發燙的手,山本牽著獄寺走出洗手間,「笨蛋,不要再突然出現了。」回握山本的手,獄寺這麼說。


回到場內,獄寺再度成為焦點,不管是彭哥列在黑手黨界的權勢和聲望,都是首屈一指的。然而身旁多了另一名黑髮男子,眾人也都不陌生。


「哇,隼人,大家都在看我們耶。」山本覺得這樣的情況好像被關在動物園裡的珍奇異獸,被一些好奇心旺盛的小朋友盯著看一樣,但是說出來獄寺鐵定會生氣,所以把話藏在心裡沒說出來。「呿,這還用說,彭哥列哪是這些小家族能比的?」即使在宴會中,獄寺還是叛逆的刁著煙,完全不顧眾多的眼光。


山本伸手將獄寺的菸抽走,隨手在花盆邊弄熄。在獄寺破口大罵之前搶先他一步開口說話:「奇怪,我自己進來的時候都沒有人這樣子看我耶,果然是因為隼人比較吸引人的關係吧?」語畢,微笑看向獄寺,笑得很曖昧。其實是因為山本急著找獄寺,剛到目的地馬上衝著到處找,根本就沒有人發現彭哥列雨守的大駕光臨。來不及對山本的行為叫罵,獄寺大叫:「你!?說什麼蠢話啊!!?」又說出這種噁心巴拉的話!真要說吸引力山本根本比自己強多......!!我才不承認!!


不自覺紅了臉,又換來要命的一句:「隼人,你這樣很性感耶,好想把你吃掉喔。」又臉不紅氣不喘的說些甜膩兮兮的話!既生氣又無法否認山本的話確實讓他感到害羞,獄寺就這樣滿臉通紅的僵在原地。


山本爽朗的笑聲伴隨著獄寺臉紅僵住的時間,已經有人走向前致意了。雖然剛剛兩人的打情罵俏讓眾人汗顏而不敢向前,但從獄寺沉默(山本害的)後大家的勇氣才稍稍上升。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強多了,有山本在旁邊應付場面,獄寺也落得輕鬆,但是彭哥列的兩名守護者站在一起不免會讓聚集的人數急速增加,獄寺和山本兩人同時出現,比只有他們兩人其中一個獨自出現來得顯眼太多了。


山本熟練的和各種人士交談,然後跟山本說話的人來越多。比起跟滿是臭臉且凶巴巴的獄寺說話,大家一至性的向山本靠攏,更因為山本臉上不拒人於千里之外的輕鬆笑臉及友好的態度,許多人在心裡默默下了決定:再也不要跟彭哥列嵐守交談了。這是剛剛才被獄寺凶過的人的心聲。


似乎因為山本在身旁,讓獄寺原本仰抑的情緒不再受到控制,漸漸變得放肆起來,跟獄寺認識的每個人都知道,這是獄寺獨特的叛逆習性,對跟自己不親近的一蓋臭臉加粗話伺候。


一群人斷斷續續的找山本說話,讓獄寺開始感到不快活。山本仔細聽著對方說了些什麼,接著他又回了些什麼。討厭山本臉上那張隨時隨地對誰都能展開的笑臉,看了就討厭。


察覺獄寺的表情不對勁,在對談過程的空隙中瞄了獄寺一眼,發現山本的視線,獄寺用力的撇過頭。山本無奈,繼續交談。


「哇呀~~山本先生請幫我簽名ˇˇ」「呀ˇˇ我也要我也要ˇˇ」「哇~~本人果然好帥呀ˇˇ」這是怎樣?到底是因為誰比較受歡迎才會招惹一堆蒼蠅?還是因為山本稀奇的東方臉孔比較對她們的味?


山本笑著幫一個個圍繞他的女性們簽名,雖然苦惱但還是只能硬著頭皮照做。獄寺不爽的噘起嘴,然後不客氣的對活生生像明星一樣的山本說:「山本武,你這像偶像一樣的態度是怎麼一回事?」懷疑山本該不會很享受吧?這個禽獸!其實找獄寺簽名的女性不會比山本的粉絲少,但都被獄寺凶巴巴的轟走了,大部分都是哭著跑掉的。


了解獄寺正在吃醋,山本無奈的笑了笑,他心裡只有隼人一個啊,但直接說出來大概又會被揍。一旁的獄寺接著一句話也不說了,幫一群女生簽完名後的山本總算有了喘息空間,逕自的拿了一杯紅酒,也遞給了獄寺一杯。


斜睨著山本手上的酒杯,獄寺一把搶過來豪邁的灌下肚。「喂,隼人,喝太快了吧?」山本挑起眉,獄寺不理會又瞪了他一眼。


______果真很氣啊。山本將手擺在後腦杓,傷腦筋的搔了搔頭。


「嘛,隼人,別氣了嘛。」山本跟著獄寺不斷加快的腳步,看來獄寺真的很想甩掉他。「誰跟你說我在生氣了?」獄寺語氣震怒的說。明明在生氣啊,山本沒辦法的搖頭笑了笑,這舉動又換來獄寺惡狠狠的一瞪。


「隼人,以後還是別自己一個人來吧。」山本走在漸漸放慢速度的獄寺旁邊,然後這麼說。「渾蛋,我不該來的,全都被你搞砸了。」獄寺頭痛的說,都是臭山本忽然無預警的出現,把自己的思緒搞得亂七八糟的。


山本想到什麼的頓了頓,突然給獄寺個放大的微笑:「吶,隼人。」山本的臉突然靠得太近,讓獄寺一下反應不過來。

 

 

 


『結婚典禮要辦得比這更盛大才行喔?』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星期過後彭哥列本部有封指定要交給彭哥列十代首領的信,阿綱熟練的打開一看,一張張請款單散落在自己眼前。深深嘆了一口氣,阿綱在內心下了重大的決定,以後絕對絕對不能讓獄寺去參加宴會,因為無論如何山本一定會跟去。


看著對自己拼命道歉和在一旁哈哈笑得開心被獄寺瞪的山本,接著山本說自己太過誇張,然後獄寺揪著山本的領子大罵,重複過N遍的場景讓阿綱頓時覺得頭好痛。


〈Fin.〉


*
隼人到哪阿山跟你到哪ˇ
少年時代獄寺躲在廁所時阿山雖然覺得抽煙對身體不好,但還是會想獄寺的菸大概不夠了然後跟歐巴桑買菸(未成年禁止啊!!)。


「歐巴桑,給我三包XX香菸吧。」山本笑著說。


...原來害獄寺抽更多菸的人是你呀X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