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網誌文章篇多(?) 歡迎留言批評指教~管理人是個怕寂寞的小小鳥
  • 80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olitude】(8059)

『直到閉上雙眼的那一刻,才知道眼前的幸福有多麼可貴。』他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努力舉起沾滿鮮血的手,對著他說。 他一直是他最重要的人,到死也不會改變。 死亡的前一刻,任何誓言似乎都失去意義。失去軀體,或許不是什麼嚴重的事, 只是再也看不到那最重要的人了,在他意識逐漸消失前,內心是這麼想的。 好後悔,為什麼要放鬆握緊他的手。 _______所以說看戲的是傻子。 獨自一人坐在寬大液晶螢幕前,默默留著眼淚的獄寺正吸著不甘心的鼻涕。內心已經罵過了好幾句經典的粗話。 可惡!竟然看電影看到哭出來!覺得丟臉,竟然被老套到不行的劇情給催出淚來。...就說了看戲的人是傻子嘛!又粗魯的用手臂奮力抹著眼淚,純白的襯衫上出現了眼淚痕掃過後的痕跡,到處都是規則不一的斑點。 大約三個小時多一點點的時間之前,為了打發無聊的沉悶時間,才拿起了遙控器。假日,這就是讓獄寺沉悶了一整個早上的原因。平常的龐大工作量,總讓自己肩膀酸痛的不得了,對於這類的事他都很厭煩,又要忙著處理接也接不完的一項項任務,大小都得自己來。雖然覺得累,但是專心投入工作比較符合自己的步調。而且重點是能夠天天見到十代首領。一大清早就直奔十代首領的辦公室,然後大聲的說聲早!這就是自己一整天都能夠努力工作的精神能量來源。 累,從來不會掛在嘴邊。這是彭哥列的首護者共同有的一點。除了偶爾聽到某隻牛會喊著:要~忍~耐~然後繼續工作。這只是小小的抱怨。還有偶爾工作量過多時雲之守護者會提著拐子發飆,然後霧之守護者就會笑著對他說:請別增加綱吉的麻煩好嗎?然後又是一陣漫長的對打。 除了部份問題兒童,其他人對於份內的工作還是很認真的。其中以左右手的名號紅透整個黑手黨界的人常常因為工作忙碌,而在自己的字典內抹消了好幾個字詞 :休息、作息正常、三餐按時吃...諸如此類,這些全都忘記。 眼睛酸痛,上次遇到埋伏而受傷的左手也漲痛的不得了,長期不正常的作息使自己連眼前的白紙黑字都看不太清楚。揉了揉眼睛,繼續吃力的閱讀著密密麻麻的文字列。看到這樣的場景,另一位不把左右手的稱號掛在嘴邊,但實質上也是左右手的人,鮮少聚合的眉間就會被挑動。 說著擔心和心疼,他懶的理會。 不希望他把漂亮的眼睛給搞壞了,只是鼻哼。 告訴他應該注意身體,換來的卻是一句句惡狠狠的叫罵。 別妨礙我工作蠢蛋棒球狂!! 實在沒有辦法,只好去找造成那個人忘了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這句經典名言的十代首領幫個小忙。對方點點頭,其實也很看不過他一直勉強自己,溫和的臉上難掩得住擔憂,所以找他要了幾天假的人此時正溫柔的笑著。 然後獄寺隼人得到了三天的休假日。這是努力挪出來的騰空時間,將工作分散,交給其他人去完成。明明知道他一定會生氣,但是不能放任這種自虐的情況持續下去。然後熱心替十代首領工作的獄寺如山本預料內的向自己發了脾氣,扯著自己的領子大罵說自己根本不需要休假,你根本是多管閒事之類的。舉著雙手,嘛嘛的叫他別這麼生氣,因為擔心他太累才會去跟阿綱要了幾天假,想讓他好好休息。皺著眉,獄寺說自己的事本來就該自己完成,這是責任!你懂不懂啊白痴!然後山本笑著說我都懂。「你懂個屁!!」氣炸了!能夠為十代首領做事是何等幸福的事,眼前的這個笨蛋哪可能會明白!直到十代首領出面勸自己真的應該放鬆點,好好休個假,才鬆開了緊揪著山本領子的手。低著頭,不滿的嘖聲讓獄寺忽略了山本臉上勝利的微笑。 十代首領的好心,又怎麼能夠拒絕?只好回家享受這三天得來不易的假期。得到莫名的假日卻讓獄寺茫然的不知該做些什麼好,只能呆呆望著高挑且採光良好的天花板,懷念起那些讓自己頭疼、多到能堆成一座山的文件,以及通往十代首領辦公室那條長長的走廊。 這樣的時間到底能夠放鬆到什麼?只能發呆嗎?自己其實是不需要這些空閒時間的。要人類放棄思考不是件簡單的事,空白的思緒,有成堆的聯想能夠將它染色。節外生枝只會造成不必要的麻煩,他知道。 所以到底人需不需要休假?又多想了很多,然後過了數個十分鐘,終於有了結論:肉體還是需要適度的休息,但是讓靈魂及思考偷閒是沒有必要的。猛的搔了搔頭髮,想這些幹什麼!?反正就是個假日罷了,管他那麼多!從躺臥著的動作切換成歪斜的坐姿,舉起預備已久的白皙右手,按向明顯比其他按鈕大上一些的電源鍵,空無一物的螢幕立刻浮現了小小的世界。 前一天還工作超時的雙眼有些酸澀的乾癢感,揉了今天第三次的眼睛,但這麼做並沒有讓迷濛的視線變得比較清楚。剛打開電視電源時,獄寺半瞇著眼,努力讀完螢幕上一句句冗長且無真實性的台詞。持續了幾分鐘,視線才逐漸變得清晰明亮,但是那股酸溜溜的感覺還是沒有消失。 記得昨晚自己睡得比平常要早,讓十代首領替自己的身體擔心,感到過意不去。但是這麼做並沒有讓獄寺睡得比平常要沉,平常的日子工作完後的那種疲累感能讓他輕易的進入夢鄉,現在卻翻來翻去怎麼樣也睡不著。所以大概清晨,他就從淺淺且短暫的睡眠時間離開,接著就一直賴在客廳的沙發上度過了黎明時刻直到現在。接著就是發呆及電視佔據了自己的線路。 無心整理剛起床加上自己的隨意播弄顯得更雜亂的灰色髮絲,手指許久都沒有從緊密排列的數字按鍵上離開。根本就沒什麼好看的,節目都很無聊。轉到了料理節目,裡面一名叫做瑪麗的中年婦人今天也精神抖擻的寒喧著觀眾,然後在準備開始製作早餐料理的下一秒,獄寺轉了台。摸了摸肚子,想起自己還沒有吃早餐。接著轉到了昨天的棒球比賽的重播,突然想起了山本因為工作,而要他幫忙錄影的請託。瞥了螢幕右下角,已經打到第9局下半了,錄影的事自然告吹。不小心轉到了兒童節目,嘴裡念著靠,然後又轉到下一台。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節目能讓獄寺停下轉台速度越來越快的手。 直到無意中轉到的電影,獄寺才把舉了一陣子的手放下。不明白這種老套又做作的情節為什麼能讓自己停止煩躁的心情,靜靜的觀賞。轉到這裡時,電影已經演了超過三分之一的情節了,大體上就是男主角是某某黑幫的某某某,愛上了一位平凡的普通女子,想當然爾,兩人的戀情並不被祝福,但是短暫的相處讓他們的感情更加深厚。然後男主角因為對抗另外某某黑幫的敵襲,倒在血泊中,女主角在一旁流著眼淚,用模糊的視線在最後一刻將愛人的樣子刻劃在自己的腦海裡。 故事既矯情又無聊,到最後一慕為止獄寺都是這麼想的,連黑幫火拼的場景也稱不上什麼精采。無人的空間裡,獄寺邊看邊罵。但在聽到男主角死前用盡力氣說的那一句話,不滿的表情突然出現了變化。 人到底什麼時候會死?促使死亡的原因成千上萬。 重要的人離開自己的身邊,那種預料之外的悲傷自己有沒有能力去承受? 原本就用不太雅觀姿勢觀賞電影的獄寺此時側身躺臥在沙發上,電視傳來了沉悶的片尾音樂,伴隨著用義大利文奏出的悲傷曲調。想著什麼,遙控器從獄寺放鬆的右手中滑落地面,地上舖的地毯拯救了遙控撞擊地面的危機。咚刷的聲響,遙控器安穩的躺在地毯上。 舉起還尚未復原的左手,壓向自己的臉龐。 不確定的孤獨感,讓獄寺感到鬱悶。彷彿想要確認某樣東西,焦躁的翻了身。不在自己身旁,那熟悉的溫熱觸感。這反而是反效果,要自己如何放鬆?這樣的空間對自己有什麼意義? 喉嚨悶悶的,想說什麼卻將它留在嘴邊,只發出了幾個氣音。難道這樣的日子必須再維持兩天?過了多久,獄寺懶的去計算,只隱約察覺了陽光從自己身上掃過,然後越來越低,直到自己身上染上了夕陽的色彩,才又恢復了對時間的直覺感受。 到底有什麼用?你給我的這些。 根本增加了自尋煩惱的空間。 平常害怕失去的那份急躁感,以龐大的工作量使它冷卻。大小不一的雜事塞滿了腦袋,才讓自己沒有多餘的空閒去煩惱這份不安。 不安有什麼用? 至少在自己還待在這個圈子裡的漫長時間,不安就永遠不可能消失。 不安會隨著某人的消逝而殞落,但那意味著有些東西再也找不回來,且永永遠遠的離開自己。 這就是孤獨,只剩下一人的時候。察覺之前已經走了好遠好遠的路,迷失了方向及前方的明亮,身邊能傾訴的對象沒有半人。寂寞又悲傷,在人生最後的時間點裡擱淺在回憶的泥濘中。然後什麼也沒有剩下,被失去完整的吞噬,包括心靈,包括肉體。然後在最後的最後焚燒著的骨骸,產生了點點綠光。這是生命燃燒殆盡,最後的短暫綻放。 然後什麼也沒有。 或者該說,一開始就什麼也沒有會不會來的比較好? 至少失去的失落感不會壓著自己。這用手摸不到,趕也趕不走的孤寂感究竟從何而生?另一個站在遠方重要的對象,這些感官一向由他來掌握,連眼淚也不例外。 耳邊傳到了熟悉的金屬磨擦的聲音。步向門邊的男人拖著沉重的步伐,把玩著手中的指環,然後熟練的開啟了自家宅底前的大門。 「隼人,我回來了。」退下筆挺的西裝外套,走過了玄關,剛開門就立刻急切的呼喊著。想知道待在家中一整天的人休假情況如何?期待著有趣的報告,一整天都在揣測著獄寺種種可能的回答,結束了一整天的忙碌,總算到了這期待已久的時刻。迫不及待的想試試自己預料的回應有哪一個會先從口中流洩,抱怨、生氣或者不滿。 然後望見了昏暗的客廳裡,躺在沙發上的灰髮男子,掩著面,不發一語。「隼人,你睡著了嗎?」這也在自己預料的其中一項,但似乎沒有猜中。聽到他的問題,獄寺微微挪動了身子,換了另一個方向。 見對方有些不對勁,山本坐在因為獄寺側躺著沙發剩下的一點點小空間上,再度喊了他的名字。「隼人?」良久,沒有回應。有些不解的搔了搔頸子,將手輕輕放上了獄寺覆蓋自己臉的左手。「怎麼了嗎?」還是一樣沒有回應,對於這些不尋常的狀況,山本開始感到擔心。握緊了他的左手,在開口詢問前,終於有了回應。獄寺回握著山本的手,指間溫熱的觸感,那都不是假的。 悶悶的,只覺得想哭,又不明白這股衝動從何而來。坐起身子,忽略一整天頹廢在電視機前的狼狽樣,給了剛歸來的人一個擁抱。難得的主動,似乎平復了內心所有不安的擺盪。 有些愣住,最後附上寬厚的雙臂回抱著,加深了這難得的主動。什麼也沒有說,夜色溫馴的包附著兩人。「......我不需要假日。」聲音聽起來好像快哭了,這好不容易得來的回應聽來真不輕鬆。山本笑了笑輕撫著獄寺後腦杓的雜亂髮絲,輕輕梳理,讓整頭的亂髮看來整齊一些。 「嘛,我也請假了。」 〈Fin〉 ================================================================= 結束,昨天家裡發生了很多事,有感而發。 續篇是自訂十題裡的假日,請~等~待~~ 剛看完了153話ˇ雲雀嘎呀呀ˇˇ萌啊ˇˇ休長的比例真讓人受不住啊ˇˇ 跑去看了澤大的感想ˇˇ大家快點把100元給嘎馬先生吧ˇ(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