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網誌文章篇多(?) 歡迎留言批評指教~管理人是個怕寂寞的小小鳥
  • 80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夢的後續(D18)

迪諾為了讓自己過度僵硬的臉放鬆,努力動了動嘴角,讓這個硬撐 出來的笑容看起來真實點。但是心裡那種不好的預感卻始終無法壓 抑。 ______恭彌就如同他的稱號,是令人難以捉摸的浮雲。總是帶著冷 酷表情的他,迪諾卻能夠細細的觀察入內,進而揣測他的想法。八 久不離十,他大都能夠猜中,但是現在的恭彌,表情真的平靜到令 人吃驚的地步,完全不知道現在的他究竟在想些什麼。 喂喂!!迪諾啊!你現在該怎麼辦?自己問自己,還是得不到想要的答案。 本來想說挨個恭彌的一兩拐是必定免不了的,平常被揍的也夠多了 ,這根本不算什麼,現在的他寧可挨揍好舒緩心中的歉疚。 _______但現在這種情況到底叫他該怎麼辦? 迪諾輕輕吸了一口氣,決定先開口:「呃...恭彌......」有些緊張,聽到 自己的名字,雲雀微挑著眉,看向迪諾的方向。「我說啊......」更緊 張了,望著雲雀清澈的眼睛,搞不好被完全看穿的是自己才對。 雖然知道他根本不會去在意,但是自己還是插手了,雖然清楚明白對 方不需要所謂的保護,但他還是出手了。這樣的判斷身為一個家族的 首領就是一個大錯誤,因為私人的情感因素而做出多餘的舉動,但是 自己就是沒辦法當作沒看到,即使知道讓他成長是需要這些磨練的, 但是就是沒辦法不管。 內心感到自責,也有幾分苦澀,真是太丟臉了! 迪諾的頭越來越低,前額的金髮快要把雙眼給蓋住了,「對不起.....」 說出了猶豫已久的道歉,這句道歉裡包含了對雲雀單方面的歉意,以 及自己底下眾多部屬的歉疚,但是面對眼前的人,在心中醞釀已久, 卻又遲遲說不出口的道歉的聲響,無助的顯得有氣無力。 雲雀並沒有任何舉動,只是繼續盯著迪諾看。 得不到任何回應,迪諾又預備嘆口氣,臉卻突然挨了重重的一擊!有 一段時間沒有感受過,熟悉的冰冷觸感。 「噗哇!!」「迪諾先生!!」毫無防備,整個人從結構不穩的木製椅子上 直接往後摔,重重的跌在地上。 「蠢蛋。」雲雀亮出了拐子,維持出手後的姿勢,瞳孔閃爍著銳利的 光芒,俯視著向後倒跌得慘烈的男人。 「迪...迪諾先生!你不要緊吧!?」阿綱緊張的伸出雙手將倒臥在地上爬不 起來的迪諾給扶了起來。好不容易坐起身來的迪諾一手撫著腫脹疼痛 不已的臉頰直呼好痛。 「喂,澤田。」聽到雲雀犀利的呼喊,就好像在下達命令般,堂堂的 彭哥列十代首領驚恐的抬起頭,感到自己的心臟似乎快跳出來了。 「你先回去。」雲雀確實下達了指示,但是視線並未從坐在地上的加 百羅涅十代首領身上離開。 「呃...?可是......」阿綱欲言又止,因為雲雀正用一種充滿著殺氣的眼 神回瞪著他。 「再不滾就咬殺你。」又一句不容許半呴拖延的命令,縱使對迪諾的 性命安全感到不安,面對雲雀的威脅,阿綱只好在心中默默祈禱師兄 能夠平安無事(雖然知道那是不可能的),然後以最快的速度奔離現場。 很快的不到十秒鐘,不大的空間內只剩下迪諾和雲雀兩個人。 迪諾冒著冷汗,因為接下來極有可能是雲雀動用私刑的時間,而現在 身邊別說部下了,連武器都沒有。「你做好心裡準備了嗎?」從剛開始 進來到現在為止,一直面無表情的雲雀首度露出了笑容。 迪諾內心再度贊同剛剛閃過的不安預感,果然,接下來恐怕得被打到 吐好幾公升的血,斷好幾根骨頭恭彌才可能罷休。雖然自己不久前才 受過重傷還沒有痊癒,但是恭彌又不可能去在乎。 ________玩具如果死了就太無聊了。 想起這句話,至少確定自己不會就這樣賠上一條小命。 正當迪諾暗默自己接下來的命運時,雲雀的雙拐已經毫不留情的往他 臉上伺候。臉挨揍後,接著換成右肩、左臂,然後是雲雀右腳用力向 前踢去,但是之前單方面保護雲雀而受了重傷的腹部卻在意料之外沒 有受到任何強烈的重擊。除此之外,雖然現在身體上挨的攻擊一樣令 迪諾不好受,卻沒有像往常對戰時一樣那麼猛烈。 迪諾吃痛的努力坐起身,眼神充滿疑問,「......咳!咳咳!恭...彌...?」想要 開口,乾澀的喉嚨卻讓迪諾連疑問句都說不完整。 「...你這蠢貨。」雲雀的上衣微微飄動,與制服搭配的黑色皮鞋在木頭 鋪設的地板上發出了清脆的聲響。雲雀往迪諾的方向走來,等到兩人的 距離不到一公分時,雲雀用力的扯著迪諾的衣領,將他往前拉近自己。 內心想說八成要再挨一拳了吧?但是臉上傳來的柔和觸感卻讓自己陷入 了現實與非現實的模糊地帶。 雖然沒什麼特別的深入,但是雲雀用最簡單的方式讓迪諾了解了一件發 生在現實中的事。唇與唇的交和,原來,是這種感覺。 訝異的睜大了雙眼,不可置信的盯著因為太過靠近而看不清楚的東方臉 龐,淡淡的親吻並沒有持續很久,離開時雲雀將還未放鬆扯著迪諾衣領 的右手使勁向前重重一甩,因過度驚訝而呈現呆滯狀態的迪諾,這才從 不可能的一瞬間清醒過來。 「掰掰啦,你這匹野馬。」雲雀提著拐子,向迪諾的反方向踱步揚長而 去,連一點給迪諾確認剛剛發生的事是不是幻覺的時間都沒有留下。 好不容易了解大致的狀況,迪諾放鬆了全身疼痛的不得了的身軀,向後 倒下,「.....................」放空腦袋,連所謂的思考都暫時忘記。 「噗...噗哈哈....嘿...嘿.....嘻嘻......」然後是一陣長長的傻笑聲,在只剩下 一人又顯得過大的小房間內迪諾的傻笑有了回應,回音在天花板中持續 傳遞著。 __________這代表自己又往前進了一小步吧?總算...有點進步了。 對吧?恭彌。 ============================================================== 這篇接續之前的夢,雖然後半部想好了,前面卻完全想不出來~~ 誰來告訴我迪諾之前到底幹了什麼好事啊啊啊啊啊啊!!?0口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