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網誌文章篇多(?) 歡迎留言批評指教~管理人是個怕寂寞的小小鳥
  • 80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 Long Time Ago.】(D18)

好久不見的DH,一切都要感謝太輔的奮鬥!
大家快去看最終進化少年!






偌大的空間裡,和陰暗的側影。


「那麼,這件事就照我上次跟你說過的處理吧。」男人的聲音平穩,傳至四方。


「我相信一定會得到最友善的答覆的。」以及表情。




【A Long Time Ago.】(D18)




「啊啊,真是麻煩你了呢。」這是我把茶杯放在他桌上時換來的話。


「讓你變成像我的秘書一樣了,真是對不起。」他的表情一點都沒有變,還是帶著
佯裝的傻愣。


「不過實際上也算真正的祕書了吧?」他閉起眼睛,笑著這麼說。


我連一句話都沒有回他。








「啊,是這個樣子的嗎?是的、是。」電話一端傳來清晰和有力量的聲響。


「那麼就麻煩你們了。」按下結束通話的按鍵,羅馬利歐轉向靜默著的雲雀恭彌。


「已經把剩下的事項都處理好了,剩下的只等BOSS在上面簽名了。」


「嗯。」隨便回應了他一聲,然後轉身走出房間。


從背後望著他離去的背影,羅馬利歐將眼鏡取下擦拭,眼裡滿是複雜的情緒。




01.


雲雀恭彌一點也沒有改變。
從他到這裡的時候起一直。


說來有些曖昧不清,雲雀不知道『改變』這個詞用在此時是否適當。


有一種很愚蠢的想法累積在人的腦海裡,有時候強烈暗示自己現實中的爾爾不過
是種幻想。


我不確定自己的生活是否為現實,又是否是一場夢。
金髮的男人,一臉苦澀的這麼說。


偶爾吐露苦水,偶爾說著不知所云的種種。


「你後悔了嗎?」那時候雲雀恭彌的話語高高在上,用他尖銳的視線,以一貫的笑
容看不起卑怯的男人。這是常態。


「...我已經無法回頭了。」


這是那個當了好幾年的黑手黨老大的話。


低著頭用手掩著臉,彷彿祈禱一般。


這就是改變嗎?


不知從何時起,一切向著不一樣的方向走去。從『外人』看來,這群瘋狂之徒不斷
在令人驚愕的地方重生,然後繼續瘋狂的起舞著。


那個天真的男人用最天真的方式開啟了一場遊戲。


02.


「...我其實很懷念過去。」雲雀恭彌向發言者的方向看去,倚著頂樓的欄杆,微風
讓髮絲騷亂。


羅馬利歐瞇著乾澀的雙眼,手中叼著抽慣了的同個牌子的香菸。


「擁有記憶是很美好的事,」羅馬利歐看向雲雀,笑了起來,「但卻讓人懷疑現在
的時間。」


大概能理解長者的感嘆,此時的他想起的一定是昔日喊著少爺的年代。


「在大家都還信任認彼此的時候,一定是最幸福的時候。」不知不覺一切都變了。


那時候的領導者,手持著慣用的武器,維護著重要的事物,保有自傲的信念和自尊。


「...那是那傢伙自己選擇的。」雲雀恭彌背對著夕陽,將右手伸向羅馬利歐。


羅馬利歐輕輕笑著,將一根香菸遞給了雲雀恭彌。






「味道真是差勁。」白煙嬝嬝,雲雀恭彌,在嘴邊露出犀利的笑。


03.


「到了這個年紀,很多事情都漸漸明白了啊。」將一份文件遞給雲雀恭彌,上面有
了新鮮墨水的痕跡。


「有些事我以前怎麼想都不明白,現在卻都突然明白了。」


「恭彌......知道......那是甚麼嗎?」


「不知道。」


「其實,」笑容和印象中同樣溫柔,「是很單純的事喔。」







感覺已經很久沒有回到這邊了。
踏入彭哥列的大門那一瞬間,冰冷的空氣竄出。


寬廣的空間裡,沒有半個人。


前進的時候,聽著見皮鞋踏著地版發出的聲響,響徹。


在接近目的地時,不意外的發現熟悉卻又陌生的生影,菸味同時竄入鼻間。


獄寺隼人眉頭間的緊皺比印象中來得更深。
眼神中充斥著憤怒,瞪向雲雀恭彌。


「十代目在裡面等你。」他並沒有多說甚麼,從喉嚨吐出一口白煙,一看就知道
是個老菸槍。


沒有多餘的交談,雲雀恭彌打開了緊閉的大門。



「好久不見了,雲雀學長。」溫和帶有威嚴的嗓音從辦公桌那端傳來。


那是許久不曾看見的,依舊帶著稚氣的臉龐。


「可以請你跟我說一下加百羅涅那邊的狀況嗎?」面對雲雀恭彌,不需要公式性和命令。


彭哥列的第十代首領,雲雀看著他的眼神不帶一絲情感,而是用銳利的眼神捕捉住
他。然後他簡單說明了情況。


加百羅涅近幾年,已經成長成跟彭哥列不相上下的程度。
首領之間的友好漸漸表面,這是無可避免的。


然後,加百羅涅率先打破了僵局。


於是,現在主導大局的家族成了加百羅涅。


雲雀恭彌在一個個有利於加百羅涅的條約簽定後,離開了彭哥列。
對於本來就不具家族意識的守護者的離開,首領並沒有阻止,家族成員也有抨擊的
聲浪,必然在發生,一切就是這麼的自然。


在重新整頓期他歸順的家族後,新的加百羅涅就這樣誕生了。


訴說著最近看見的內容,一字一句沒有起伏。


「..........................................」澤田綱吉陷入了沉思。


漫長的過程中盡是無語,年輕的首領正在咀嚼著時間、歲月中發生的種種。


「雲雀學長,雖然還沒有正是得跟你提過...」他的臉上佈滿著疲憊,眼神卻依然有神。


「雲雀學長也到那邊去吧!」聲響在房內起舞,不停流逝的只剩下話語。


「這些話由我來說或許不太恰當,但那應該是最好的選擇了。」他沉思般的閉起眼睛。


*
嗚...綱吉跟雲雀的對話還要在深思熟慮一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